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首页 |
 首页 | 文件通知 | 示范校园 | 校园动态 | 校本教研 | 学科教研 | 教师学习 | 园丁风采 | 学生乐园 | 教学资源 | 海量阅读 | 全面改薄 |
    当前位置:芦溪教育网】→【学科教研】→【物理☆科学】→文章浏览 进入论坛发表新主题  进入到论坛模式

作为学习型组织的教研组(刘定一) - lxjyw.net作为学习型组织的教研组(刘定一)
[字体:  ] [ 发布:教研室【luxiedu】   评论:7   点击:6199  日期:2007/11/17 22:13:57] 编辑文章

一、一个学校的教研之风取决于校长的境界

整所学校的教研风气决定于校长的境界。我是复兴中学1958届高中毕业生,“三角”课是姚晶校长亲自执教的,在同学们眼里,姚老师纯粹是一位风趣的、有个性的老师而已,从来不把他当威严的校长看待。与现在领导兼课最大的不同是,印象中姚老师从不因为会议多而随便调课或请别人代课。

学校有一位视上讲坛如生命的校长,就应了一句老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有幸亲历了当时复兴的教研组活动。数学教研组例会每周一次,雷打不动,地点是工会活动室。活动中,姚校长几乎是每次必到的——庄严地围坐在一张乒乓桌旁侃侃而谈,心无旁骛,学术气氛很浓。我初为人师,诚惶诚恐地叨陪末座,聆听到许多课堂里听不到的东西。那时的教研组会是“我要开”而不是“要我开”,决没有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干私活,或者不时跑进跑出的现象发生。

具体的研究内容且不说,教研活动留给新教师的印象是神圣庄严,这一点就够了。复兴的教研传统薪火相传到今,礼也。姚老师年过八旬,而今还时时回校参加教研活动,其他后任老校长如马惠生、已故的杨墨秋等特级教师,退休后甘当人梯,深入观课评课、指导备课,真是令人感动。今年“五一”劳动节,复兴数学教研组被评为上海市劳模集体,良有以也。

二、教研组活动的实效取决于学科带头人

即使整所学校的教研氛围不太理想,作为局部的一个教研组还是可以搞得有声有色,在此环境下一个耗散结构可以保持其有序,其“能量”来自一两位优秀的学术带头人,就像高校的实验室或大医院的专科一样,其声誉与首席专家的水平息息相关。中学的教研似乎没有那么“伟大”,但要打破平庸的格局,“求乎上,得乎中”的原理总是适用的。今天许多区县都在评学科带头人,评上者颇感荣耀,但对是否名副其实、对如何个带头法,可能仍是心中无数。带头人还要等上级来带头,根本就是一个悖论。窃以为你既然是区县级的学科带头人,你就要从此刻开始千方百计带领本校教研组的学科建设,与其他没有学科带头人的组室相比,你的组室的活动要显得不同凡响,否则只能用《诗经•伐檀》里的“彼君子兮,不素餐兮!”来形容了。

教研组的日常功能众所周知,这里不谈。有一大功能很可能被淡化了,教研组作为学习型组织,岂能不强调学习功能?不管教研组长是否被正式命名为学科带头人,在组里你总是个头,有责任让埋头于业务的教师们抬起头来,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学科带头人要带领全组不断吸收最新教学信息,做出迅速的反应。比如去年上海市教委针对温总理“聚焦课堂”的指示推出862观课项目,如果我们把它当作教育当局配合形势的新花样,就可能拨一拨才动一动;如果我们认识到这是带有全国意义的令教育返本归元,就可借这个东风来大补元气,推动教师扎扎实实练好基本功。在学习过程中就可以发现,教师的本职工作不仅是上课,还包括观课和评课,其中的学问也大着呢。

三、教研组的发展取决于教研组长的传承

教研组是个学习型组织,不同于抄表工班组主要是听组长交代任务、划进度,年年如此。就学术来说,通过教研组合作研究,参与的个人多少要有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效果。而当今我们扪心自问:即使参加了足足一年的教研活动,有没有“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的感觉呢?

今天的教研组不那么讲究学术尊严了,不知从何年起讲究功利,更换教研组长也许不是因为他不称职,而是需要腾出位子,方便别人评个高级职称。换代本身并不错,但如果不同时把教研传统的传承、教研功底的修炼放在交接班的视野里,十多年下来,教研水准就像马铃薯退化那样,每况愈下矣。

许多老教研组的特色,今天很少有人传承了。

以前教研组内的名师,多有著书立说及其他令人津津乐道之处(今天的教师只有在编写试题或教辅书籍方面施展才华矣)。就以虹口中学一所区重点中学来说,于运联校长给中学生写《动物的行为》;数学教研组的翟宗荫先生写《排列与组合》,陈家声先生写《递归数列》,同仁们都承认他们在有关教学领域有独特的造诣,更不用说广大莘莘学子了。王静龙先生不但精于数学竞赛辅导,还自学大学数学而成了华东师大概率统计系的系主任,组内其他教师多有一手个人绝活的。对此你不能不艳羡虹口中学数学教研组的群星灿烂。

华东师大一附中已故数学教研组长廖康敏是著名教育家廖世承的公子,文革前的一级教师,大家见到他都是肃然起敬的,这样的名师在文革中教七四届的数学还不是小菜一碟?这位老先生开学前几天领到课本后,赶回家把书中的习题全部做一遍,无论那道题有多么浅。然后一开学就拿着做满习题的练习本在备课组里一一指出教学中该注意的所有问题。原来,开学前率先做完新书习题,这是廖老先生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面对这样的老先生,我们作为后辈,能不亦步亦趋,奉事惟谨吗?于是,“民德归厚矣”。原来,教研组的“生命”不在于大张旗鼓地“运动”,而在于其潜移默化的功能,《论语•为政》所说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载于《现代教学》2007年10月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编辑文章】 【 】 【 加为精华 】 【删除主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最新评论:(共7篇)
……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