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首页 |
 首页 | 文件通知 | 示范校园 | 校园动态 | 校本教研 | 学科教研 | 教师学习 | 园丁风采 | 学生乐园 | 教学资源 | 海量阅读 | 全面改薄 |
    当前位置:芦溪教育网】→【校园动态】→【教学常规】→文章浏览 进入论坛发表新主题  进入到论坛模式

教师,请夹着尾巴做人吧(转载自新浪论坛) - lxjyw.net教师,请夹着尾巴做人吧(转载自新浪论坛)
[字体:  ] [ 发布:上埠镇中【雨帘飞瀑p】   评论:3   点击:3713  日期:2009/4/29 13:26:25] 编辑文章

教师,请夹着尾巴做人吧

 

    /三刀柔情

 

    其实,关于教师的话题,真不想再码一个字了。因为我从开始就知道,无论说什么,都只能是牢骚。这些牢骚,第一次说,或许能赚些唏嘘,第二次说,或许能赚些同情,第三次说,或许还能赚些感叹,倘或再说下去,怕只能得些祥林嫂的待遇了。

 

    但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杂谈,也算是一个小江湖吧,那么作为在杂谈墙上挂着的人,码什么字,不码什么字,也是难以率性而为的。又因为作为一个教师,看到一群同行因遭人“围剿”而义愤填膺,尤其是看到年长于我的孤岛老师,以那样的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在喧哗与躁动的网络上挥洒着为人师的激情,一种似乎不把自己燃烧就不足以对得起“教师”二字被传统赋予的“神圣光环”的激情,又如何能忍心做冷漠的旁观者呢?——正是基于这两个原因,我终于狠下心来要码这些注定成为废话的文字了。

 

    不过所幸这些字只是码给同行们看的,所以那些要在祥林嫂的悲惨故事里寻找痛快体验的看客们,你们表情的如何鄙夷与菲薄,我是全不用放在心上了。

 

    我要对那些还有一些精神的优越感,还保持着对教育事业的激情,并且对教师职业的神圣性仍非常认同的同行们说:同志们,请夹着尾巴做人吧。

 

    也许有人会将之理解为一种辛酸的反讽,或者将之视为含了讥讽意味的劝谕,其实都不是,因为这话首先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并且已说了无数遍,无论是否夜深人静的时候。

 

    要问我为何会有这样看来不合时宜的感慨,那是因了我对以下两个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

 

    其一,问教师的现状如何?

 

    哪怕是宣称“教师已跻身四害之一”,将之视为过街老鼠叫着喊打的杂谈某同学,也坦率地认为“教师已不过是富不起来也饿不死的社会经济地位相当低下的一群可怜虫”,那么作为教师自己,为何不能正视自己的现状呢?——是不敢还是不愿意?

 

    我已经厌烦了向人们列举教师的收入之微和压力之大及寿命之低,我只想再重复一个让我痛苦不堪尴尬万分刻骨铭心的体验:在为数不多的宴会上,我最害怕的就是被人问及“在哪儿高就”,处在那样的场景中,我就好像是上课开小差被提问的学生一样不知所措。我想正义凛然地回答:我是一个人民教师。但我知道那会和在闹市中独自一人挥舞着拳头宣誓一样荒诞不稽。无论我回答的腔调如何,我最终发现,它都远远不如诸如“兄弟开了一家饭馆”、“兄弟在××局混事”之类的随意敷衍让人肃然起敬。——在我们的社会里,要想被人瞧得起,要么有权,要么有钱,无权无钱的教师,竟没有被重新挂上臭老九的牌子,我已经觉得十分幸运了。

 

    孤岛老师提到了“尊师重教”这四个字。不错,“尊师重教”,看起来是那样正确和具有天然的魔力,听一听就能让老师们热血沸腾。可是,教会学生独立思考的教师们啊,为什么不去想想每年教育投资是多少,为什么不看看自家每月还剩多少钱在那口袋?除了农村临街的墙壁上涂上的“再穷不能穷教育”,以及躺在教师法里睡大觉的关于教师待遇的规定外,你还能看到什么呢?

 

    望梅止渴啊,画饼充饥啊,“神圣”啊“光环”啊这类从未兑现过的口号,难道真的可以让教师们无休止地意淫下去吗?醒醒吧,把自己当作是一个贩卖知识的小商贩、一个被学校雇佣陪伴孩子的高级保姆、一个不名一文的普通打工仔吧。——无论你是否承认,你已经别无选择地被绝大多数人如此对待了。

 

    其二,问教师能够改变什么?

 

    有一句被奉为教育真理的话大概是这样说的:“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称职的老师。”每当看到一帮道德君子引这句话来指责某些出了差错的倒霉鬼老师时,我都会哑然失笑,当然,那是一种苦涩的笑。拍拍屁股都应该知道,孩子的成长舍却略嫌神秘的基因组合不谈,也至少和三方面紧密相关:家庭教育、社会环境与学校教育。换言之,孩子受教育的效果如何,学校是不能也无法负全责的。

 

    即便退一万步说,学校教育须对孩子的成长负全部责任。那在学校教育这个环节里,老师又是唯一的要素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为我们很容易就能想到,在老师之上,还有一个指导层和两个管理层的存在。指导层是指那些制定教学大纲,制定种种规范,推行种种改革的专家学者们;管理层指的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教育机关和学校从校长到教务处教学督导的行政管理人员。老师是处在最底层的,所以美其名曰“一线教育工作者”。

 

    那么,我们有必要问一下,处在金字塔结构底层的教师们,能够改变什么呢?答曰什么都不能,唯有“执行”和“遵从”四字而已。从教育理念到教学步骤的具体实施,教师们都必须“惟命是从”,按部就班,唯唯诺诺,不可越雷池一步。凡此种种真相,我想同志们会更有体会,三刀不想赘述,怕徒添心中块垒。我相信很多同仁应该有过和我一样的激愤:为什么每每教育上出了问题,社会的指责都只是指向老师呢?细细想来,怕和人本性里的“欺软怕硬”的弱点是有关的。——人生本就充满了荒诞,想想也就转而释然。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实在不明白,教师除了夹着尾巴做人,还能怎么样呢?——当然,夹着尾巴也未必能安然无恙,比如已被遗忘了的安徽的杨老师

 

    那就只好靠运气了。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编辑文章】 【 】 【 加为精华 】 【删除主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最新评论:(共3篇)
 2009/5/1 12:27:02 何浏彬

 做人重要的的是自己怎么做哦


 2009/4/29 21:58:50 李忠

 最好和下岗职工们比,和600万毕业及失业的大学生比.否则,你会更痛苦.自选自择,自娱自乐......话是别人说的,路是自己走的.


 2009/4/29 13:39:24 zengziyue

 是一好帖,教师不夹尾巴,别人踩,夹了尾巴,别人更踩,悲衷呀,这行业简直没法做下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