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首页 |
 首页 | 文件通知 | 示范校园 | 校园动态 | 校本教研 | 学科教研 | 教师学习 | 园丁风采 | 学生乐园 | 教学资源 | 海量阅读 | 全面改薄 |
    当前位置:芦溪教育网】→【学生乐园】→【故事屋】→文章浏览 进入论坛发表新主题  进入到论坛模式

《柳宝的故事》(18)--尿客子 - lxjyw.net《柳宝的故事》(18)--尿客子
[字体:  ] [ 发布:教研室【李忠】   评论:0   点击:1637  日期:2014/2/8 14:05:35] 编辑文章

    李宇轩早晨起来,坐到桌子面前不肯恰早饭发脾气,弯边娘老子嘴巴里滴滴嘟嘟:该扎背时鬼,昨日又濑尿哩!被窝毯子个乃哩洗得赢!!于是我安慰李宇轩,跟他说:“冇的事!轩轩,你才六岁,叔叔我八岁都还在濑尿,一个夜不濑几道,奶奶直冇气得刮颈。”讲到个哩还是继续《柳宝的故事》,讲下几细细几个话式---尿客子。

    尿客子,萍乡话个意思就是对经常夜布几尿床牙妹几个谑称。很不幸该扎称号把柳宝戴到哩。

    柳宝是扎尿客子,个是左邻右舍都晓得个。细牙妹几尿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柳宝有滴几不一样-----他不细哩,都读二年级哩。尿还濑在床上,对于长大要当解放军跟警察的柳宝来说,真个是莫大的耻辱和无情的打击。更痛苦个是,每尿一次,娘老子就会坐到外面跟婆娘人们一边洗被窝毯子一边骂:该扎个打短命个,只晓得害人!一个夜不搞的几泼,又屙湿哩!!

    住到对面个婆婆几晓得哩更是《新闻联播》样,一扎高音喇叭操到扎湖南腔到处喊:尿客子,又屙尿嗒嘞!又屙湿嗒!还管要当解放军、警察,羞死人嗒嘞!听到个哩,柳宝真个是无地自容悲愤交加生不如死,牙齿牙的梆梆响,真个想一脑壳往墙上撞下切,给屈辱个一生做嘎扎总结!赵本山哇个:悲哀啊!悲哀!!!

    戴到该扎帽子柳宝活到总是比低人一等矮人一截,在乃哩都是抬不起头,变得异常敏感。只要有同学围子一起,低头窃窃私语望着他笑,他就会疑神疑鬼:该操野崽是不是在议论我,是不是在笑话我?!只要有人喊他“尿客子”,家布该扎乃就不好搞,不是鼻血四射,就是肿手肿脚。所以柳宝不仅是尿客子,而且还是打架王。老师、屋里捡到他冇一滴办法------一碟个药样。因为跟柳宝住子一起几,常事搞子一交,老师就要军子乃、糜思伟得空几切了解一下情况,跟他做一下几思想工作。

    有日趁到礼拜天切柳宝屋里撒,军子乃、糜思伟几个人就坐下来跟柳宝打卵坨子讲。哇哇几,哇哇几,柳宝就哇起他濑尿个事。在座个一个个斫起耳朵来听。

    柳宝哇:“夜不几咩,快要濑尿个时候咩,就会打一扎梦讲,打到我尿急急不得何哩。我是快快秦厕所,就是秦不到,就在我快憋不住个时候,嘿!前面一扎沟,看到弯边冇的人,我扯出来就架势!结果等我醒嘎哩是,床铺就屙湿哩,马扎西,人气死气死人啊!我乃哩晓得我是在打梦讲哦?!最气人个是,我又不是劲事个,结果我哩娘老子骂,对面该扎死婆老拿到广播到处喊!婆老是人家屋里个我管不了,娘老子总是自己屋里个的,也跟到个所哇我,伤我个心,真个是狼心都气肿哩!不晓得我是不是垃圾堆里捡个冇………”

  “嘿!不要个伤心哇,下次你打梦讲尿急急,你就赶快醒嘎是个的!”军子乃提出一扎建议。

  “困着哩我就是死嘎哩样个,我罗哩晓得够!晓得就好哩哇…..”柳宝一声叹息。

糜思伟从弯边捡块烂布巾,边做样子边哇:“要不你就带块尿片布哇?兜到下里,跟鼻屎牙妹几样个哇……”话音刚落,几个人捧到肚子笑的打烂灿!

   “死远细!爷子又不是牙妹几,亏你想得出来!个要是把人家晓得哩门都不要出哩!”柳宝断然否决。

   “哈哈!个就真个是扎尿客子……”军子乃笑的打腾,柳宝眉头一皱,锤头股一哇,就想发嘢。“哦!不是不是,讲闹哩!讲闹哩!!不好意思哈!”军子乃失口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笑你,不是笑你………不过我真个有扎办法,保证你下次不得濑尿哩!!”

   “不可能……娘老子要我恰中药都冇的用。”柳宝将信将疑。

“咋哩办法?!!”糜思伟扯长颈梗,鼓起眼珠子,不晓得军子乃葫芦里卖咋哩药。

   “表吵!不哇起你,个是秘密………”军子乃把糜思伟蹭开,就斗到柳宝该扎耳朵里,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柳宝不以为然个听到,慢慢几慢慢几眼珠子喽哩开始焕光,点头哇好,夜不几就切试一下几。糜思伟冇的人齿,坐到边上发嘢:不哇就不哇啥!我还不想听哦,哼!

 

    自从军子乃跟糜思伟走嘎后,柳宝就照到军子乃个方子走,好像是真个有段时间冇濑尿哩。柳宝个娘老子蛮奇怪----咦!我个是几工冇洗被窝毯子哩,我哩该扎崽老公罗哩哇!一下几个做的用哩哈?!

    人就是个所个,磨惯哩苦惯哩,有好日子过心里也不自在。

柳宝个娘老子还是不放心,有日早晨偷偷几缩到柳宝个房里,伸左手铺上摸一下,焦干几个;伸右手他个裤子摸一下,也是焦干几个----心中大喜!咦,作得用!!

    只是有点几不解个是,铺上摸呀摸,罗哩摸出几扎扎头发个皮箍几来哩?掀开被窝,看到柳宝个裤子里有东西“升旗” 个样站起来哩。不定!生怕柳宝天光濑尿,就喊他切尿桶角哩把尿屙嘎。柳宝是眯屎瞌困,眼珠生死睁不开,一坨烂泥样个。娘老子一急把他拖下起来,拉到尿桶角哩切,裤子一扯!柳宝个瞌困一下就醒嘎哩,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最要命个地方,左一圈又一圈扎着几扎皮箍几……..柳宝娘老子看到该扎场面,屁股上就是一扎巴子扇过切!喊哩一句柳宝一世都记得个话:

  “个是乃几哇起你个?!爷老子哦!个不是要你个命啊!个是要我个命啊!!!”   

    嘎从柳宝个哩终于晓得哩,皮箍几除瓜可以扎头发扎辫子外,扎到“合适”个地方还可以治尿客子夜不几床上濑尿。

[本帖由 李忠 最后编辑于 14-2-16 20:23]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编辑文章】 【 】 【 加为精华 】 【删除主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