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首页 |
 首页 | 文件通知 | 示范校园 | 校园动态 | 校本教研 | 学科教研 | 教师学习 | 园丁风采 | 学生乐园 | 教学资源 | 海量阅读 | 全面改薄 |
    当前位置:芦溪教育网】→【园丁风采】→【教师随笔】→文章浏览 进入论坛发表新主题  进入到论坛模式

随笔:过安福 - lxjyw.net随笔:过安福
[字体:  ] [ 发布:其它单位【椿园居士】   评论:3   点击:1841  日期:2014/9/18 21:22:55] 编辑文章

  孰可知安福之名久矣,缘由平安吉祥福禄之意。孩提时代,安福乃山区也,祖辈们生儿女之多,无力养育悉托人将骨肉送往安福,其儿女在大山之中象襁褓中的幼儿得以平安成长。祖辈把嫁往安福山区的女孩视为最低能女孩,一旦成婚,命运笃定,并预示终生不能逃岀大山。直至2003年夏季,因报道安福县严田镇“樟树之乡”,首次踏上征途,当日往返,数百公里旅程。陪同前往的彭君疲惫无奈之极,满腹怨言,一路唠叨也。

     由此留下印象,贫困、封闭、单纯、淳朴。严田镇的山民们,甘当贫困,也不砍伐树木出售换取富裕。当时的镇机关干部,偕同下村采访,脚穿解放鞋,手中拿岀的香烟是廉价的“海鸟”。村长接受了采访,他告诉记者,村民是从浒坑钨矿矿区迁移而来。他还说,全村尝未有电视机和摩托车,这话一点不假,看到几个妇女用晒谷的篾席在烈日下晒衣物,多数打着补丁。采访归来,虽然那篇“樟树之乡”的专访在中科院“植物”杂志发表,但丝毫未给严田镇带来些许福音。回到故里,我自发倡议,募捐到衣物,又专程请车送往严田,安福县城电视台还热情拍了新闻。已去整整十一年,第三次安福之行却是大相径庭,已赋闲的我被友情邀请到安福观光。

      岁在甲午八月二十日,我们一行五人,从萍乡出发,经宜春市入安福,历经安福境内浒坑镇、严田镇、钱山,翻越“两丘田”高峰,由西往东再西环绕360度,折转新泉乡回萍乡。沿途风景,追忆浮略几许,尤以浒坑钨矿,钱山、两丘田留下印记。钨矿位于浒坑镇,是钨矿的激烈开采成就了浒坑镇的今天。公路象条弱小的蚯蚓在高山上爬行,矿区位东向的公路之右,隔着矿区外面横向一座石山,那便是开采钨矿的作业区。整座山无土无植被,大山上依着山势由下而上不规则搭起钢架棚,日光之下绿色钢架棚格外耀眼。一种荒凉、一种颓废,给山外来客留下印象。记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直至21世纪的萍矿总平巷及矿区,景观与有类同。矿区中,随意堆放的灰白矿石,丝毫生不出希望,也许是被遗弃或淘汰,还是根本无用,但可断定,它们是岀乎同类,经提炼出的钨,便可点明万家灯火的灯,也是为制造炮膛枪膛的重要材料。在抗日战争,在和平年代,出自浒坑的钨矿,赢得共和国的殊荣;如同秋收起义前夜,杨家湾决策会议上工人们的热血与誓言、激情与壮举,从星火之始,成为燎原之势,掀起工人运动的波澜。

       浒坑到严田,几十里放马之途,不再爬坡,不再狭窄。在白日火热中,面街的小吃店招待萍乡客人,廉价可口的饭菜奉献严田生意人的真诚。随后,一路平坦,车驶入钱山境内,公路边一个大型采沙场。一男一女掌控机械,一是洗钨沙,另个机械洗沙金,还有一台收集河沙的机械。从内心钦佩,人能有此作为,有此勤奋,这便可定居安家,过上殷实的生活,国泰也,民安也。在钱山镇街道小息,下车逛了几个店,每户正堂上均贴墙挂着镜框,中间为”天地君亲师位”,两侧楹联,乃为“金炉不灭千年火”“玉盏常明万载灯”。朋友告知,安福人都兴此传统,也悟出国泰民福,长治久安主旨。我们从钱山镇开出半小时就进入山岭公路,到两丘田地段,山为奇峰,车主告知,从前山顶上两丘田一户人家,现在均搬迁了,只留下一些相关环境险恶的传说。从两丘田再开半个小时的下山路,就到新泉乡杨家湾,进入萍乡境内。下山之始,迷雾弥漫,几米能见度,司机说,此条水泥路半个月前修好,先前泥路,遇上下雨下雪车辆不能行驶。快到山腰处,迷雾散去,朗朗的群峰扑面而来,凭三十年搞新闻的直觉,这眼前一处景致实为惊叹,山随峰转,路随山旋,车贴山体徐徐行驶。远处山峰之间,能见到平坦一处高地,上面童话般一座民居,四围有稻田。而远些是茂林秀竹。沿途有两处屋场,也许是自然村,前者四五座房子,树皮为顶篷,夯土为墙体,支撑着山民生活。后者有八九个瓦房,黝黑而亮的瓦浸透日月风雨精华显得生气勃勃,鱼鳞般排列的瓦规整不紊,给人似曾相识念旧之情。山里建房艰难,多以夯土为墙,山石奠基,凭免费木材,营造祖辈后代的环保实用安乐窝,与山林生息,共日月久长。而从不离弃,固守这片天地。如今,山外的日新月异变化与过度开发,本将平静、幽雅淳朴荡然不存,雾霾硫化污染侵害着每个生命。而两丘田山路之景,又能唤回多少甘醇与清纯?途中也遇到几处正在砍伐杉木的场所,剥开皮的木料横七竖八散于山坡,公路修通之日,木材砍伐之时。而早已鱼肉腻味了的山外人,又以何理由,去责难这山居贫穷生命的过错。

      安福,这由来已久心仪县城名字,祖宗取名的初衷,后辈创业之艰辛,守业之困惑,发展之纠结,谁能体其味,担其责,谋其略?局外人玩忽游世之乐,不以清淡为美,不以体恤为痛,枉为同根祖,相愧华人也。

 

                                                                     甲午年八月二十日椿园书屋记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编辑文章】 【 】 【 加为精华 】 【删除主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最新评论:(共3篇)
 2014/9/21 8:26:54 椿园居士

 李版主,久违了,祝颂笔健


 2014/9/19 16:21:12 李忠

 

 引用

( 原文由 易凤莲 发表于 14-9-19 13:18 )

“的”字较多,改为“之”或去掉似乎更合此文之味。
瑕不掩瑜,娓娓道来,其情也切......



 2014/9/19 13:18:34 易凤莲

 “的”字较多,改为“之”或去掉似乎更合此文之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