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首页 |
 首页 | 文件通知 | 示范校园 | 校园动态 | 校本教研 | 学科教研 | 教师学习 | 园丁风采 | 学生乐园 | 教学资源 | 海量阅读 | 全面改薄 |
    当前位置:芦溪教育网】→【园丁风采】→【教师随笔】→文章浏览 进入论坛发表新主题  进入到论坛模式

月夜东湖 - lxjyw.net月夜东湖
[字体:  ] [ 发布:其它单位【椿园居士】   评论:0   点击:2147  日期:2015/3/23 15:13:38] 编辑文章

                            月夜东湖


        三十年了,那轮中秋明月,悬挂在异乡他邦。那可是我家乡的那轮明月么?我守在电视屏前,听节目主持人朗诵艾青的诗篇《我的思念是圆的》。我的岳母娘,一个勤劳善良的女人,活过了从前,活过了甜酸苦辣的日子,和我一同客住她三儿子家中,一个中秋的良宵,在远离家乡的江南城市渡过。

         三十年后,我和妻,远隔家乡,住在鄱阳东湖边上,女婿喜添宝贝儿子,女儿正在坐月子,我俩倍感外公外婆的喜滋心情,这湖城一住就是二十几天。这二十几天来,总是冬雨连绵,好在这已丑年腊月二十五晚上,终于盼来了月亮。湖边一轮半月,也够弥满了思乡念情。

这是子夜,面北而建的一座湖边小楼,楼台伸出湖水几丈,支撑楼台的水泥钢柱,多年来承受着东湖急风骇浪,纹丝不动托起一个东湖人家的起居生活,平平安安渡过春夏秋冬。高楼正北,是空阔的东湖,东西数里,南北十几里,一泓人间湖泊为他的子民带来福祉与平安,平静的湖面为古老县城装点秀丽生活。而这湖月,经半月缠绵冬雨,洗涤出清冷的娇容,虽几分瘦俏,在凛冽的冬夜也多了亲切,牵引客人思绪飞跃人生的万水千山。

         从记事年代始,总有家乡那轮圆月照耀着,照耀赣西一座小镇,照耀小镇的袁河,照耀河岸边那座土墙围绕的小院,院里种着椿树的农家小屋。因为有了这条河,因为河水清澈,因为有了这轮夏夜的明月,我们这些农家蛮野的孩子,白天常泡在河水中,晚上躺在河滩上,望着芝麻饼似的天空幻想,乐此不疲,乐不思蜀。以致学校老师告知逃学,以致白发祖母站在河岸,呼唤孙儿回家。那黄昏中的白发飘逸,那高岸上衣衫轻举,时时浮现于中年的我的梦境。

       忘不了中学时代,“五七”道路上我稚嫩肩膀挑起劳动重担,握笔双手挥锄改天换地,如花似玉的年轻人在农场锻炼成长,伴随的那轮乡月不再温柔可亲。几度我试想离家而去,家乡虚有一个“蔗棚”甜蜜名子,却给了我青年苦涩的回味。父亲去世母亲易嫁,我唯一在外交部身为要职的舅父,反而把外甥挽留母亲的求救信说是“三刚五常”封建思想。我被剥脱从军的权力,理由是家中弟妹要抚养,困境中我学会了坚持,逆流中我没放弃。我的人生有可慰悦的终于有了一份工作,终于从乡下走出了一片天地,蓦然回首几处可圈可点足以让人自豪。1976年秋季之交,我受萍乡市文联组派到湖南省采风,采编华国锋在湘工作业绩,有编剧、诗人、画家、作家同行。我们下榻酒埠江管理处,清晨锻炼登上横跨群山的高大渡槽,一览葱茏莽莽青山云海,体会一个伟人建树的丰功伟绩。晚上我们和来自各省的作家画家同聚会堂,畅谈创作体会。那时楚天高高朗照的明月,激发我无边遐想,彩球般升腾于创作空间。之后,我三峡之旅,乘船走葛洲坝经三峡大坝闸门,感受巫山云雨的苍茫,体验夔门险阻,白帝城刘备托孤的凄婉,仙桃峰的气势,纤夫的呐喊,都为炎黄子民打下深深烙印。几十米高度的大坝航船经过,靠的是三级蓄水系统,由下而上的航船平缓上升,仰望高空月华,使人体会飞天奔月。童年时代的遐想似乎实现。而雄奇的十二峰,迷离扑溯,天上皎洁的明月从群峰走来,给人寒峰漏月之疑。

         如果说那还是旌旗飘扬的心境,多一些浮华与幻想,到了结婚之后,给了面对是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好在祖母父辈勤劳本色留给了我,暑假里骑上自行车做生意。炎热的江南煤城,那可是刘少奇领导安源工人大罢工的地方。煤尘纷飞,烈日如火,我蹲在市场一隅贩卖蔬菜,生活的艰辛使我夜以继日拼搏。仍然是那份执著那份情结,当我四十岁的前后,在城市一所师范院校渡过,我无不追忆着携手走过艰辛的妻子,在沐浴城市那轮明月读书写作时,会想起乡下一个农家窗下摇曳的灯光,灯光下为三个儿女生活操持己憔悴容颜的妻子。中秋晚会上我深情朗读写给妻子诗篇《黄花巷的思念》,多么希望黄花巷上空中秋月带上我的祝福。妻子那时刚做了节育手术,学校工作重我离开妻子而去举办中秋晚会,妻儿四人留在袁河边的乡村。

         之后的多少年里,我既为文学奋发向前,又为党报执笔奔波,为教学三尺讲台奉献不已,为家乡热土倾注深情。在采访歌星休息室里,在中央节目“心连心”演出现场,众多的鲜花与掌声,渐渐归于平静。在北京西郊黑石口,一周的全国诗歌笔会,诗人李瑛李小雨等,牛汉张志民“文革”中挂号人物,他们的讲座与人生,记忆犹新。而黑石口那个地方,曾是曹雪芹《石头记》原创地,那轮燕山月曾照着的人有的被历史尘封,明月依然朗朗。

         夜已深沉,东湖上那半个月亮,距离那么远,而水中之月又那么亲近,亲近得掬手可得。女儿已做母亲了,我将以心还与明月,即使少点光华,也为大地上他人照着前程。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编辑文章】 【 】 【 加为精华 】 【删除主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